质疑吉林省劳动监察总队不作为 男人将其告上法庭

  到了一家公司应聘当保安没签劳动合同,却和一个培训校园 签了协议,没想到一年之后却因故被开除了,找到劳动监察部门,被奉告 投诉的主体不明确存在争议。

  这一连串的事儿都让长春的张国强遇到了,“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张国强说。

  公司应聘当保安

  却和培训校园 签了协议

  张国强本年 40多岁,上一年 3月份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招聘广告,一家混凝土公司招保安,他一看自己比较符合 规范 就去应聘了。应聘成功后,公司并没有提出要签定 劳动合同,也没提到会给他交相应的保险,反而是让他到一家培训校园 进行为期10天的培训,“这期间让我跟校园 签定 了一份协议,让我成为校园 的学员,详细 内容我没细看,就签了,也没留份复印件。”张国强说。培训完毕 后,校园 给了他一张毕业 证书和相关的讲义资料 。

  之后,张国强在公司做保安工作了一年的时间,一次值班的时分 他发现火伴 在睡觉,就进行提示 ,对方不承情 ,并扬言要打他,张国强将此事上报给公司,终究 公司将他们两人都开除了。“我是依照 规章原则 就事 ,却把我也开除了,但是 他们没有跟我签定 劳动合同,我干了一年多,依照 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则 应该给予补偿,我的保险也应该替我交了吧。”张国强说。

  男人 将省劳动监察总队

  告上法庭称其不作为

  张国强提供地点 公司的一位相关负责人的联络 方式,对方却表明 现已 离职了,关于 此事不了解。“我打电 话就是这样,有时分 都不接。”张国强说,他之前现已 找了吉林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说明此状况 ,期望 对方能进行处理,“当时公司有一位负责人出面了,我们都拿出了一些相关的资料 ,但是 劳动监察部门却迟迟没有协助 我解决。”张国强说。

  张国强觉得,这种状况 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应该受理,但是 一直没有成绩,终究 他把省劳动保障监察总队告上了法庭,称其不作为,“快开庭了,我现在也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省劳动监察总队:

  投诉主体不明确存在争议

  12日,记者跟从 张国强来到劳动保障监察总队,一位工作人员表明 ,他们现在现已 是原告跟被告的关系了,所以不能提供公司方的相应资料 和证据。关于这次工作 ,工作人员讲述了通过 ,张国强跟培训校园 签定 了协议,这份协议上面的内容跟劳动合同的内容底子 符合 ,而他没有跟公司签定 合同,现在要投诉公司属于投诉主体不明确,存在争议。这种状况 应该到劳动仲裁部门进行仲裁,判定究竟 应该投诉谁,然后再来找劳动监察部门解决。

  “这家公司不供认 他曾是员工,培训校园 我们调查过,是合法运营 ,当事人现在应该明确要投诉谁,不过他现已 到法院告我们了,现在我们也暂时不能受理了,除非等到法院判决后或者他撤诉。”工作人员说。对此,张国强表明 ,既然快开庭了,仍是 等到法院判决之后再说。

  律师:

  存在躲避 法令 职责 的可能

  长春法徽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德明表明 ,假如 张先生反映的状况 事实 ,那么该公司和培训校园 都存在躲避 法令 职责 的行为,应该将两方都进行投诉。“现在 暂时不知道这位先生签定 的协议属于什么合同形式,可能是以公司名义签到的委派劳动合同,也可能是跟培训校园 直接构成 的劳动合同,还有可能是实习或培训合同。我建议这位先生到法院请求 将这份资料 进行复印,了解详细 的合同形式和内容。但是 不管是什么类型的合同,这家培训校园 跟公司都存在一定的关系,都有一定的职责 。”邱德明说。

  同时,邱德明觉得,作为劳动监察部门,遇到这种状况 应该把事情调查清楚,看公司或是培训校园 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假如 存在要依照 规则 进行处分 。

  记者 马兴威 文/摄

news.sohu.com false 东亚经贸新闻 ?div=-1 report 2187 张国强提供的相关资料 到了一家公司应聘当保安没签劳动合同,却和一个培训校园 签了协议,没想到一年之后却因故被开除了,找到劳动监察部门,被奉告 投诉的主体不明确存在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