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强:电力基础建设的高速开展

张国强:电力基础建设的高速开展

上海,是张国强成长 的当地 。小时分 他曾听老一辈 们说过,90多年前在南京路竖起的一盏灯杆,是全中国第一盏电灯。自己的家乡是中国电力工业的诞生地,这种联接隐隐地勾起他对电力的猎奇 ,也激发他在大学自愿 上填写了电气专业。毕业后,张国强如愿进入华东送变电公司,从此在送变电建设领域深耕20年,他的工程阅历 见证着电力基础建设的高速开展 。

从“人力”到“机械”施工

1998年,24岁的张国强刚进单位,以见习技能 员的身份参加 到500千伏阳淮线路组塔工程。第一次远离上海,来到偏远的山地,听不到相约九八的歌声,只有悠远 的鸡犬声相伴。当时公路交通不行 发达,去工地上还要坐迁延 机。抵达 项目部之后,他和同事住进公司租来的村庄 家舍,喝水要自己去挑井水,晚上也常常没电。大夏天的黄昏 ,闷热的民房里开不了电扇 ,张国强就和同事们去门口大树下坐着,手里挥着扇子来纳凉 。

张国强跟着老师傅参加 到阳淮项用意施工全程,学习线路架线和塔腿组立技能 工作,从中深化 知道 到机械化不足带来的应战 。项目上的基础开挖工作只能靠工人用铲子、铁锹一点一点挖出来,再用竹筐把泥石一担一担挑出去。因为浇筑混凝土所需的小搅拌机运不进山地,项目部只好采纳 人工搅拌,一次搅拌就零点几立方米,全赖 工人苦干、实干。“那时分 ,架线要怎么把线放曾经 啊,就只能靠人拉肩抗,几十个人从这个山头拉倒那个山头。我们的资料 ,每颗石子、每包水泥都是工人师傅用肩扛上去的,作业人员劳动强度大、功率 低,单单一个项用意组塔架线阶段就进行了14个月。”张国强回忆说。

现如今,输电线路已完成 基础全过程机械化施工。平地丘陵地带的基坑开挖工作中,工人们不再需要自己着手 挖土,只需 操作旋挖钻机等发掘 设备就能够 了。而架线工作方面,项目部在地形凌乱区域选用 了无人机展放引导绳,牵张机进行架线施工,减少了高空作业和人员投入,施工安全、质量、功率 都得到显著提高 。除此之外,项目部人员的日子 环境也改善很多,项目宿舍配备 了电视、冰箱、空调等规范 化配套装置,工作人员在施工现场的日子 也越来越舒适。

从“国外引进”到“中国制造”

二十世纪时,中国的电力设备技能 落后,施工现场的配备 和技能 都是全套购买自ABB、西门子等公司。“刚参加工作的时分 ,电气设备都是进口来的,咱们要读懂设备说明书,还要在工作之余捧着字典苦练英语,这倒也练出了我们的英语水平。”张国强说,“而到2000年之后,发现进口设备比例在逐渐减少”。

2008年,张国强参加 向家坝至上海±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奉贤换流站电气设备 工程建设,该项目对上海意义重大,在满送状态时可以 满足现在 上海用电量的三分之一,在夏日 用电高峰时也能够 占到上海用电量的五分之一。奉贤换流站内设备已底子 做到了国产化,只有光电流互感器是进口设备。

而现在 ,特高压站电力配备 可以达到100%的国产化率。张国强介绍到:“现在我们的特高压演示 工程,现已 不用去进口外国的配备 了,收购 的设备均为‘中国制造’,人机界面交互更友爱 ,设备运转 也很迅速。”此外,公司承建的多项海外项目中的设备国产化率也不断攀升。从非洲科特迪瓦土建工程到巴西美丽山二期工程,项目所需的核心配备 需要从国内厂家购买,运输到海外工地现场,国产电力设备正在大踏步地“走出去”。

从散件设备到集成智能

张国强曾听老师傅讲过,八九十时代 时变电站的一次设备主要是散件,断路器、阻隔 开关等电气设备需要在现场焊接、组装后才干 应用。并且 曾经 的变电站多为翻开 式,依靠空气间隙绝缘,占地上 积要比现在的大好几倍。而跟着 设备集成化水平的提高,现在 上海220千伏等级变电站都是室内站,选用 GIS开关设备,设备集成化提高,占地上 积大大缩小。值得一提的是,变电站不只 越来越浓缩,并且 越建越美观。例如部分变电站地处上海水乡旧城区,为了融入周边的景观风格,变电站建设时也采纳 了仿古青砖砌墙面,翠竹、茶花及院子 式铸铁楼梯扶手,远远望去就像一栋古色古香的江南水乡建筑。

设备集成化不只 使变电站越建越小,还使电力建设也来越便捷。张国强回想起十年前奉贤换流站进行的电气实验 ,感觉与现在已有很大不同。“当时做电气实验 ,老师傅都叫‘搭摊子’,因为做一项实验 需要五六个仪器仪表来合作 做,过程十分麻烦。而跟着 配备 的集成化开展 ,现在做一项电气实验 仅需一两件仪器就够了,真是又精确 又便利 。”